美国人习惯在感恩节吃火鸡。火鸡的路程无疑是大帆海时代的见证:从西北大西洋到印度洋以至承平洋,人类脚印曾经越来越深切到这个星球已经奥秘、伤害而无序的深蓝色地域;然而这种前进同样也吹响了欧洲人降服世界的军号,人类世界从伶仃走向连系的历程必定充满了炮声。

当然,至多在在“蒲月花”号抵达普罗温斯顿港的第二年,这种炮声还没有在清教徒与印第安人之间响起。在印第安人的协助下,初来乍到的欧洲移民成功渡过了第一个寒冬——这但是真正意思上的寒冬。

欧洲移民们很快跟一个印第安部落告竣了“战争共处、互为联盟”的协定。除了这个强无力的外助,他们还意识了一个在欧洲糊口了十余年的印第安人斯匡托(Squanto),在斯匡托并不算很是熟练的英语中,移民们很快学会了足以在新大陆持久保存下去的技术。

1621年的秋日,移民们的收获很是好。在丰收的日子里,欧洲移民与印第安人欢聚一堂,举行了昌大的篝火晚会,之后两天又继续举行摔跤、竞走、唱歌、舞蹈等勾当。勾当连续了三天,没错,这一次欢庆勾当,即是感恩节的雏形。

值得一提的是,这简直能够视为是“蒲月花”号上的欧洲移民所渡过的第一个感恩节,但却不克不及简略地说这就是美洲或是欧洲第一个感恩节。基督教自古就有不止一个感恩节,包罗清教徒的日历上也有着不止一个感恩日,虽然这群人一贯否决上帝教会划定的节沐日。而印第安人一年则要过六次感恩节——与欧洲移民们一同渡过的这一次感恩节举行于秋日收获的季候,该当是一年中的第五次感恩节。所以1621年的这一次感恩节,精确来说该当是“第一次欧陆移民与印第安人一路庆贺的感恩节”。

这一次感恩节连续了三天,而欧洲移民与印第安人的友情与战争则向后延续了半个世纪,然后,炮音响起了。跟着第一、二代移民的凋谢,原有的信赖慢慢消失;而涌入北美的新移民并不领会先辈们从印第安人那里获得了善意与恩德——或者说他们领会,却并不在意,终究在壮大的欧洲文化眼前,这些原居民的一切都明显如斯懦弱不胜。1675年,移民们与印第安人之间的抵牾终究陷入无奈和谐的境界,和平迸发了。

这一场和平名为菲利普国王和平,其全名源于印第安人的魁首梅塔卡姆(Metacomet)——他被移民们称为菲利普国王(KingPhilip)。梅塔卡姆之死成为了菲利普国王和平的起点,但对付欧洲移民与印第安人的和平来说,这位传奇国王的死又只是一个终点。

欧洲移民对印第安人的搏斗起头了。从菲利普国王和平起头到《拉勒米堡公约》签定,已经跨越万万印第安人只剩下数十万,个中的赤色故事斑黑点点,不停于史。这一阶段的和平有多残酷?大概听一下美国和平豪杰谢尔曼将军的话就晓得了:“我见过独一的印第宁静人,就是死人。”

不外吊诡的工作产生了,即即是在这些欧洲移民曾经组建了美国,并仍然以“昭昭天命”般地果断意志进行西进活动时,美国人仍然习惯在每年11月的最初一个木曜日。在这一天,欧洲移民的后人们预备了一只只甘旨的烤火鸡,聚会以留念曾对他们的祖先施以援手的印第安人;与此同时,他们族群中的另一些人却用枪炮在广漠的丛林、山野、草原上搏斗着印第安人。

1863年,林肯总统颁布发表这一天是联邦感恩节;1941年,小罗斯福总统正式将感恩节改为11月的第四个木曜日。只是这很多年已往,在印第安人的后裔眼中,感恩节已不再的感恩节,而是“国度民族洗濯日”。作为人类几大人种之一,印第安人根基上被全体毁灭。

汗青曾经远去,印第安遗民的呼声彷佛也没有转变感恩节的欢喜氛围。当人们将火鸡肚子里塞上各类调料时,当男仆人将火鸡整只烤好并用刀切成薄片时,当女仆人将这些切好的火鸡肉分送给聚会的伴侣时,有谁能听到北美曾响彻天际的杀伐声呢?这些声音,彷佛也并不比火鸡被厨师杀死时所发出的哀嚎声更牵动听心。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