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界大约没有哪种美食,比火鸡肉更能代表17世纪新大陆上那场人类的相逢与攻伐;这世界大约也没有哪个物种,能比火鸡感染上更多人生的虚假、抵牾、冷漠或是挣扎。

1620年12月,北美洲迎来了一艘出格的三桅盖伦大风帆:“蒲月花号”。船上一百零二名来自英格兰的搭客有着分歧的职业:农人、渔民、工匠、商贩……不难看出这些人多是处于社会底层的贫苦人民,但使他们走到一路的倒是另一个配合的身份:清教徒。

出于庞大的宗教缘由,这群清教徒不得不衣锦还乡,并将将来依靠在了哥伦布在一百多年前发觉的新大陆上。然而这块新大陆的情况并没有他们想像得那么夸姣,因为食品匮乏、气候顽劣,这群人有一半都在登陆后的第一个冬天死去了。厄运的是,幸存的人们很快获得了本地印第安人的协助——印第安人赠予他们粮食的种子,传授他们狩猎、打鱼的技巧,最终将他们从死神手中拉了回来。

第二年秋日,清教徒们终究得到了丰收,在这片目生的地盘上站稳了脚跟。为了表达感激,清教徒们用火鸡、玉米、南瓜等做成各类甘旨好菜,宴请协助过他们的印第安人一同欢庆。若是时间在现在停驻,那火鸡无疑会是来自两个分歧大洲的人们友情的最好见证,只遗憾汗青的齿轮终究被拔向一个赤色的远方……

这里不说火鸡背后或紊乱或惨烈的汗青,只说植物在美国激发的一个政治习俗:火鸡赦宥。美国总统会在感恩节前一天在白宫赦宥一只火鸡,作为向天下人民奉上感恩节祝愿的典礼。这只获得总统特赦的火鸡将享受珍稀物种的待遇,在弗吉尼亚、迪斯尼乐土或是乔治·华盛顿故居“保养天算”。

这项风趣的政治习俗源于何时,连美国人本人都语焉不详。不外有好几个版本的传说:一说是格兰特负责总统时,白宫每年城市收到一只火鸡作为礼品,之后这个保守就传播下来。在肯尼迪当政期间,这位总统在收到火鸡时要求部下不要宰杀它,不外这一善举彷佛没有带来好运,三天后肯尼迪总统便死于暗算。1989年,老布什总统正式开启了火鸡赦宥的老例,之后遂成定制。为预防呈现火鸡不听众放置的不测事务,火鸡赦宥的仪式上会放置两只火鸡,总统只要要赦宥一只——若是第一只火鸡无奈履行职责,则以第二只替补。当然这彷佛也看总统表情,奥巴马总统便在仪式大将两只火鸡全数赦宥。

除了火鸡赦宥之外,美国人对火鸡另有着更深的豪情。美国的国鸟是白头雕,但“建国三杰”之一富兰克林曾公然传播鼓吹火鸡比白头海雕道德更高,在给女儿的集中,这位精采的政治家如许写道:“从我小我的角度来说,我不单愿白头海雕被看成咱们国度的意味。它是一个坏楷模,没有依托诚笃的劳动糊口……现实上,火鸡是一种更值得尊崇的鸟,并且其原产地就是美国。”

尽管没有切当的证据,但在民间传说中,富兰克林更倾向于以火鸡作为美国的国鸟,这或者与富兰克林强烈否决贵族制相关。在美国的庆典中,人们大多会用白头雕的羽毛来代表王位,这明显与“美国梦”的精力相悖。作为“从彼苍手中取得了雷电、从暴君手中取得了民权”的富兰克林,明显不情愿看到重生的美国从头“出错”成旧世界的古旧王国。

富兰克林的担心能否酿成了事实呢?这个问题大概并欠好解答。不外有一件事是必定的:火鸡尽管没有成为美国的国鸟,但却作为人类餐桌上了甘旨好菜传播到了后世,一并传播下来的,另有藏在火鸡那一身鲜明羽毛下的,浓浓的文化气味与汗青印迹。

Related Post